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回复: 0

谁能记谁到永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1 17: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逝去的时光已是隔岸的风景,终究成为过去了。那段感情也在平淡、重复的生活中渐渐的淡漠,即使再回首,身后已只是一片空濛,恍若尘梦……
    这世间,谁能记谁到永远呢?
   
    谁能记谁到永远
      
   
      
      时光荏苒,在游走的年华里,我们谁也无法停留在最初。一大团厚重的生命之线,轴一丝一丝地转,慢得如钟表上的时针岿然不动,令人心存恒久的错觉,以远离抑郁诱因引导孩子健康成长为来日方长。蓦然回首,才惊觉年华似水,浑浑噩噩中,一晃我已从莽撞少年步入了而立之年。
      独自坐在厂房外边人迹罕至的草地上,身后是一大片摇曳的芦苇,头顶是幽蓝的夜空。薄如蝉翼的暮色将我通体笼罩,寂寞在驰骋。一轮皎洁的明月正冉冉从东天升起,星星清幽晶明。夜风凉爽,夹杂着青草淡淡的馨香和泥土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我静默地坐着,望着山脚下龙岩城的万家灯火和对面铁一般凝重的逶迤连绵的群山出神。
      沐浴在如水的月光下,这淡淡的月色轻如烟,却将我的思绪牵扯得好远、好远……
                     
      仅以此文献给:唱民歌的郎清
                     
      郎清是我在网上认识的第一个圈内好友。当时的“爱白”聊天室热火朝天,每天的聊天人数不少于几百人。刚上网时,我不知能和别人说什么,一整夜一整夜的就是坐在电脑前看别人海阔天空地聊天,在闪烁的字幕中感受着别人的快乐与忧伤。
      突然有一天,一个叫“天津酷”的网友主动和我搭腔。我记得我当时是满心欢喜而又真诚的和他聊了一个晚上。那个晚上,我明白了很多从前未知的东西,也知道了他叫郎清,天津人,当时还在天津一所高校音乐系读书。我不知道别人是否有过第一次聊天就把地址留给对方的经历,但郎清是这样对我,犹豫片刻后,我也把自己的真实地址留给他。当时,我独自一人,无所畏惧。郎清说,我对你印象很好,是否可以交个朋友?我笑着,欣然在电脑上打下“同意”发给他。他说他会给我写信,我不相信,却依旧同意,并且在心里等待着。
      很简单的相识,发生在一个平凡的夜晚。当时,我还没有QQ和E-mail,每天晚上只能在“爱白”聊天室等他,可是,我足足等了一个星期却再也没有遇见他。我对着电脑绿荧荧的光芒冷笑:真傻!一个陌生人几句哄人玩的话我就当真了,还傻乎乎的守候了一个星期。我有些恼怒,有一种被捉弄的情绪在心底滋生。毕竟是虚拟的世界,会有多少真感情存在呢?我不再是菜鸟,我知道如何和别人聊天,我甚至于开始放纵自己的感情。我曾经情意绵绵的同时和几个网友玩感情游戏,打下那些令人神往和感动的话语发送给他们,自己却在网络的背后冷笑,我有意识的给自己的情感穿上冷酷的甲胄,我不再投入一点点的真感情,却又装得深情款款。我在疯狂的游戏感情,乐此不疲,我把自己的电话留给那些向我示爱的网友们,时而热情似火,时而冷若冰霜,我可以平静地听着别人在电话中忧伤的话语和低低的哭泣声,挂断电话后,疯了似的在床上打滚,而眼泪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涌出眼眶。我骗不了自己,疯狂的举动背后,我依旧在寻找郎清,等待他铜材料能减少医院内细菌感染迟迟未来的信。
      半个月后,在我对他不再抱任何幻想的时候,我终于收到了他的第一封信,那也是我第一次收到网友的信,我欣喜若狂。拿到信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洋溢着燃烧般的激情,我又蹦又跳,高兴得直向传达室的大爷点头哈腰,他奇怪地看着我嘟囔了一句:一封信也值得你高兴成这个样子?少见!我没有介意他的话,一溜烟跑回房间急着拆信看。信很短,却写得情真意切,信中还夹了一张他的相片。相片中的他,笑得好灿烂,披肩的长发在风中飞扬,背景是他学校的大门。他把他宿舍的电话和家里的电话全留给了我,只是他在信末写道:如果你会回信,请把信寄到我家里。这段时间忙着毕业的事,一直没上网……看着信,心里一阵黯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对每个网友都这样?给他回信时,我直接问了这个问题。“我在天津是有很多网友,但让我提笔写信的只有你一个。我想和你做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而不是来去匆匆的网友……”他的再次来信写得很长,信中说到了他的家庭和生活现状。
      渐渐的我们在信中深入地聊开了,我也把自己的相片寄给他,并且告诉他自己目前真实的一切。我们的信件来往很频繁,却没有再在网上聊过。我们相识于网络,却变成了笔友。在通讯发达的今天,我们居然选择了一种古老而笨拙的联系方式
      我的生活因为郎清的出现,有了一份牵挂,一份等待,也就多了一点色彩,一点希望。在那寒冷的冬季,我仿佛沐浴在明媚的春光里。因为有他,那年的冬天变得特别的温暖,北方吹来的刺骨寒风也似乎变得温柔起来。我们也通过电话。因为长途话费昂贵的缘故,每次都是匆匆的问候就挂断电话,我们只是想听听对方真实的声音。最奢侈的一次,是在我生日的晚上,我们说了很久的话,他还在电话中为我唱起生日歌和《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他那浑厚、激昂的歌声久久萦绕在我的耳畔。我和着他的歌声一起吟唱,歌声和谐的交汇在一起,而我们的人却在千山之外。
      我和郎清的信件来往持续了两年多,他曾说他要来看我,看闽西这片红土地上的青山绿水,看神奇的客家土楼。因为种种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他的闽西之行终没有成行。其实,有一份铭心的牵挂就足够了,我不祈求太多。相识本是偶然,能够在茫茫人海中与他相遇,被他牵挂,被他惦念,已经没有遗憾。他来,我会高兴;他没有来,我依然想念着他。他寄给我的那些美丽窗花我依旧保存着,珍藏在记忆的橱窗,只是我不知道,我曾经为他而写的那首小诗,他是人体皮肤易晒到的部位易发白癜风否还记得?
      郎清出来工作后,遭遇到了很多他无法想象的挫折,同事的排挤,娱乐圈的浮燥,他很是灰心丧气了一段时间。从他的来信中我就可以感受到他沮丧的心情。知道他心情不好,我的情绪也是一落千丈。相隔遥遥,我只能在回信中一次又一次鼓励他、安慰他。
      “郎清,你还在为你工作的事闷闷不乐么?不要这样,好么?每个人都有失望和遭遇挫折的时候。生活很真实,它真实得不容想象的余地,有时甚至于很残酷。平淡的面对生活吧,不要祈求太多,太多了,生命就会显得过于沉重。未知的人生路上,我们还会碰到各种挫折,请你,请你一定要保持一颗宽谅喜悦的心,这样,我们才能用心感知生活给于我们的恩赐。活着,真的很好!错过一次成功的机会,并不意味着你会永远一败涂地,对么?你的天赋、你横溢的才华总有一天会被别人发现的。当你用一份执著去注目人生,你会发现岁月的厚重,求索的情趣;当你经历了一份磨难,你会发现你的魂魄已经砥磨得更加坚实浑厚。用你那颗澄明的心去发现生活中美好的事物,它无处不在。别人一个善意的微笑,一声亲切的问候,它足以让我们感动。生活会因为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感动而变得可爱起来。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对么?因为你是一个热爱生命的人。我喜欢你灿烂的笑容,它可以为我抵抗这寒冬的冷风。你一定要笑对人生,好么?为我。你说过,我们之间的友谊已经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网友,也不是G与G之间的联系,我们是兄弟,我是你遥远的思念,你是牵挂的远方,我们之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很高兴听你这么说,看着你的信,泪水浸满了我的眼眶。郎清,知道么?人在快乐的时候也是会流泪的,因为感动,因为被理解,还为那份徐徐升腾的爱意……”这封信我写这些数据引起人们的关注了很久,足足写了好几张纸。如豆的灯光下,我眼圈潮湿,但却笑了,我相信郎清一定能够读懂的。
      随着年纪的长大,在坚硬的现实中,我已经无路可逃。年青时的激情在变迁的岁月中已风化成唯唯诺诺的假音。在我异常犹豫、艰难的选择婚姻之后,我亲手结束了这段持续了两年多的感情。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但我们都付出了自己的真感情。“我已经无法再逃避了,面对父母哀怨的眼神,面对世俗的压力,我惟有选择婚姻。我不想的,但我没有第二个选择。悬浮在尘世的感觉是可怕的,我无力承受。我只能摆脱旧爱在心里的纠缠,用余生去触摸生活中的真实。当初放弃了他,现在我也只能放弃你,对不起,原谅我的懦弱……不管你以后记得也好,忘记也罢,这两年多来的信件交往将丰盈我苍白而平淡的一生!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以后,没有以后了。不要再来信,我不会回的,我们之间的约定是无法实现的诺言。选择了婚姻,我也就选择了另一种人生。我们背道而驰,不会再有相逢的一天。我是喜欢男人,但我会努力的活在圣洁的守中,孤独而倔强的过着每一天……我会过得很好的,对不起,忘了我吧……”汩汩的泪流溅湿了笔下的信纸,房子里飘荡着游移的光线和尘埃,望着那泪痕斑斑的模糊字迹,我突然感到彻骨的冷和寂寞。我虚脱似的僵坐在窗前,望着窗外漆黑的夜,长久地沉默着,任泪狂流,心里却涌动着锥击般的痛楚,一波一波,遍及周身。
      那是我最后一次给郎清回信,他没有再来信,他应该是明白我的处境,理解我的心情。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敢再上网,更不敢进入任何聊天室,我只是麻木的生活着,像街口吹过的那阵没有温度的风,独自穿行在城市逼仄的街道和阴暗的角落。是该遗忘的,可是我又如何能够轻易的将他遗忘,遗忘的还有那段持续了两年多的感情?
      我不知道今天的郎清过得是否还好?他是否已经学会笑对人生?三、四年的时间又过去了,他的人生是否已经作了新的选择?
      逝去的时光已是隔岸的风景,终究成为过去了。那段感情也在平淡、重复的生活中渐渐的淡漠,即使再回首,身后已只是一片空濛,恍若尘梦……
      这世间,谁能记谁到永远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虚拟现实  

GMT+8, 2019-9-20 13:24 , Processed in 0.051283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