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回复: 0

爱上幽灵_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1 14:5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上幽灵
      
   
    这,全然是一个梦。
      
    在一个空间里面,下着不大的雨。我撑着大伞,然而伞下却只有我一个人。慢慢地,像是要走向一个无方向的目的地。我不时地望一下旁边。虽然说是不经意的动作,却像是在确认自己现在是一个人,并且在无聊地数着次数。
      
    一次
      
    两次
      
    三次
      
    四次......
      
    忽然间,我的肩膀,多了点不应份的重量。拿着伞的手臂,多了点温柔的温度。像是与冷雨形成鲜明对比,更像是爱情与孤独对立的反差。当我第五次侧望,我发现在我身旁,多了一位少女。少女看似15岁。脸,看不清楚。虽然分明地辨别出了轮廓,却犹如面对着一窍不通的外语,无法与我的意识拥有相通的识别。她身穿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依傍着我身旁,让我感受到她那少女身材的质感,还有她那不长但是足以让人感到飘逸的秀发。犹如一个纯净的幽灵,静静地安睡。我知道她是谁,或者说,我感受到她是谁。就如同早已被告知的剧情一样,即使没有识别,但是拥有潜意识。
      
    我望着少女。而少女却没有与我对望。一直保持着安睡的姿势,并用脚尖优雅地在布满雨水的地面上行走。不自觉间,我由望变成注视。渐渐,我的方向已不是路,而是她;我的步行已不是我的步行,而是她的步行。她像是依傍着我,但其实,是我在依傍着她。
      
    走了不小的路,最后,我们来到了一间普通的木屋。普通到,和幼儿画的木屋一模一样。我们进了去,收起雨伞,不约而同地望着对方。她的嘴喃喃着,像是说着咒语一样有节奏地摆动嘴唇。然而在我的世界里,幽灵的话没有我理解的意识。于是我用吃指轻轻地止住她的嘴,然后我抱着她,紧紧地抱着她;深深地吻着她;温情地爱抚她。爱抚着她少女的脸,她少女的胴体,她少女的胸部,她少女的大腿,小腿,私处。我听不到她的呼吸声,然而少女的肉体却是实在地于我的感觉中弓缩,伸展,压抑,然后又情不自禁,表现快感。我们在木屋里交合。我极力地进入,往复;她尽情地陶醉,甚至崩溃。然而,我仍旧听不到她爱欲的呻吟;听不到她对我说的咒语;听不到她藏于幽灵内在的魂魄。仿佛我一闭眼,她,可以是任何人;仿佛她闭上眼,把我,当成与我无关的人。但我们依然在交合着。她将我的精液满满地注入自己体内;我将她的高潮激烈地带上惊涛的浪尖。然后,一切尘埃落定。
      
    突如其来的事像是不明不白。但我的心情只有意外,却不奇怪。一切都像是早已萌生于我体内的意识,不能说明,但不荒诞。如同我现在望着那稍闭双眼,意犹未尽的15岁脸孔。不能识别,但我认识。她是,爱丽。
      
    忽然间,木屋消失了。雨势,比刚才大得离谱。或者说,那更像是声嘶力竭的咆哮。让人想起了罪恶,斗争,报复。少女不知道在何时站了起来,衣服整齐,像是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然后递出了雪白的手,想扶起我那耽搁在梦中的灵魂。我被扶起来了,而灵魂,却还是留在刚才的木屋里。之后我发现自己比刚才矮了一大截,只到少女的腰部。于是她蹲了下来,摸着我毛毛的小头,亲切地说了一句我终于能理解的说话:“20号。”20号?我望回自己。审视着自己支撑着地面的四肢,审视着自己柔软纯白的毛,还有那还健在的呼吸。一切正常,我放心地想。
      
    不,不正常。因为我刚才,是一个人。因为我刚才,是一个与爱丽交合的人。
      
    而这时,爱丽消失了。连大雨,也像是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一样,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是那深远的声音:“20号,20号,20号........”。我像迷失般向着声音奔跑着,然而越跑,周围像是越明亮,直到最后连一点黑暗都没有遗留。我闭上眼睛,朝声音奔去。
      
    “20号,20号,喂20号。”我睁开双眼,草原,像是迫不及待一样在同时涌进了我一望无际的视野。我的意识还没恢复过来,但是我感觉到,有谁叫在我。
      
    “:喂20号。你是白癜风预防方法有几点睡着了吗?”说话的,叫作02号。他与我一样是一个叫做捷克·卡顿的男人牧场里的羊。而捷克的女儿,就是爱丽·卡顿。
      
    “梦见谁了吧。若然说梦是另一个世界,那睡便是通向那异世界,不,是自己的世界的唯一的门。”
      
    “能说出这番话的羊,起码也应该想过自己要叫什么名字吧。作为02号,你不觉得那只是代号,而不是称呼吗?”
      
    “在羊的社会里,代号与称呼是相等的,或者说那是没有意义的区分。因为羊,终归只是羊。而对此会区分的,那只是在人类的世界,才会发生。在那里面,有感情,有尊重;有冷酷,有蔑视。而我们,就只有生存。”
      
抗白名医刘云涛强调效果不佳的原因    “我也有感情。”作为20号的我,说了一句冲口而出的话。
      
    “那你想成为人类?”作为02号的我,说了一句理性的北京白癜风治愈病例如何有效控制散发型白癜风扩散驳。
      
    之后,沉默笼罩了我的语言。
      
    我回忆起之前的梦,那是有实感的梦。虽然在于羊,没有办法理解的事着实多。但是撇除这些,我很明白自己在与幽灵爱恋着,交合着,回忆着。不,应该说,那是爱丽。我有生以来见到最美丽的,15岁的爱丽。我也有感情,我也爱着别人;我也有痛苦,我也感到被爱丽忽视的痛;我也有梦,我也梦见了在我心里面一直存在的剧情。但是,我不是人,是羊。
      
    草原里的羊圈布满羊只。我望着那拥挤的羊群,望着那草原上的蓝天。我沉思着,因为,那里像是写着我生命中,不可逆转的内容。
      
    而我,却在不知不觉中,不可理喻地爱上幽灵。
      
    In dreams begin the responsibilities
      
    责任始于梦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虚拟现实  

GMT+8, 2019-9-20 14:15 , Processed in 0.048841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